三界血歌

第三百五十四章 唯我道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血红 书名:三界血歌

    除了阴雪歌,包含空渺道祖和魂主在内的全部大能,都彻底失去了本我认识。

    全部人的全部回忆,他们做过的全部工作,他们经历过的全部工作,高兴的,苦楚的,残暴的,仁慈的,乃至他们用神通秘术从自己魂灵中洗去的回忆,都悉数血淋淋的暴露了出来。

    从全部人的魂灵深处,无法控制的心境动摇冲了起来。他们的心境剧烈的动摇着,在彻底没有自我认识的情况下,他们对自己的回忆中每一幅画面,都发出了张狂的吼怒声。

    “恨不能杀尽全国人!”一头本体是一只七彩神鹿,神魂散发出道道七彩光虹的中年男人双手举向天空,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在他的回忆中,他仅有的幼子被上古一修炼者打杀,头上一对儿七彩水晶般的鹿角被人炼制成了杀伤力惊人的本命法器。

    儿子的死,他恨不能杀光全国全部的生灵。

    只需他有满意的实力,他一定会屠光全国芸芸众生。

    一道金色雷光无声无息从天空下降,将这中年男人的神魂打成重伤。他滋润在天道宝轮上的七彩神魂之力,就恰似一片轻雾被天道驱赶了出来,冉冉飘散在天道宝轮地点的虚无空间中。

    一片迷离的混沌之火悄然生出,将他的七彩神魂之力烧成了灰烬,随后这个中年男人被赶出了这一片虚无国际。

    在圣灵界的某个穷山峻岭中,身躯巨大的中年男人猛地吐了几口血,七窍中有许多粘稠的血迹喷了出来。他惊骇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天空,他的修为从寻常仙人高不行攀。只差一步就能合道的至高境地,忽然掉落到了一般道尊无量法境!

    并且他道心受损严峻,神魂更是差点破坏,没有绵长的时刻,他底子不行能重修回去了。

    这是天道对他心里那等张狂杀念的赏罚,尽管天道至公。又所谓大路无情,可是六合众生便是无量天道的一部分,你要屠光全国众生,便是要对天道自身下毒手,天道又怎样会认可你?

    “我,混蛋!”中年男人紧握双拳仇视天空,过了好一阵子,他才身体一晃,化为一头灰黄色的野鹿。哆哆嗦嗦的混入了山林中,逃跑得无影无踪。

    “全国男人尽薄幸,若有我得道之日,当尽阉之!”天道宝轮前,一名面孔上杂乱无章尽是疤痕,可是身段凹凸有致、火爆诱人到了极点的少妇心中所思,又被天道宝轮无情的挖了出来。

    三千零一个大能此时心神相连,天道宝轮挖掘出的全部隐秘。都随时被他们同享。

    当这个少妇心中对全部男人的怨毒之气喷射出来时,虚无国际中的全部男人。包含空渺道祖在内脸色有点乖僻——修炼到了这等境地,竟然还有如此的执念?当年的某位男人,终究让这女性恨到了什么程度?

    可是很显然,男女乃六合阴阳二极之一,同属天道之列,这女子所要做的工作。相同有违天道,所以她相同被狠狠的赏罚了一番,被天道宝轮丢了出去。

    从太古时代幸存至今的大能们,他们从各种劫难中留下了性命,他们的道心早现已是伤痕累累。他们并非彻底依托一颗浑然无瑕的道心修炼至今。而是依托仇视、依托怨气、依托各种负面心境修炼到了眼下的境地。

    他们若是证道,他们要杀尽全国人,杀尽全国男人、杀尽全国女性或许有其他各种稀奇乖僻的执念。这些执念无一例外,都和天道天然生成敌对。

    一道一道金色雷霆落下,一个又一个‘道主’的备用人选被驱赶了出去。

    到了终究,当这绵长的判定程序完成后,天道宝轮前,只留下了屈指可数的七八条人影。

    阴雪歌,空渺道祖,魂主,以及别的四个通体祥光环绕,面孔光润,双眸神光奕奕,表情判定而透着一股子潇洒出尘之意的白叟。

    “大苦真人,小袖处士,聚散真君,斩鳌梵衲!”空渺道祖一个一个的叫出了这四个白叟的姓名:“想不到,真想不到,你们竟然活到了现在!你们……嘿嘿,你们的心境,竟然坚持得这么好?”

    空渺道祖的心境很杂乱,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些他以为早就陨落的老对手,竟然还活得好好的!尤其是,他们心境竟然坚持得天衣无缝,没有太多的负面心境,他们如此顺畅的通过了天道宝轮的第一波判定。

    “聚散真君,当年我见了你的尸身,还收集了你一缕残魂,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魂主不行相信的冲着一个身躯巨大反常的白叟尖叫着:“你竟然还活着?”

    头发一边黑、一边白,双眸中不断喷出是非二色神光的聚散真君冷冷的盯了魂主一眼,漠然道:“方才我的全部回忆,你们都见到了。我当然还活着,并且活得还不坏,乃至还生儿育女,有了一大票族员。”

    漠然一笑,聚散真君轻声道:“所谓聚散,天然是肉身和魂灵都能够随意分合,丢给你们一具肉身,丢给你们一缕残魂,我仍旧是我,这难道都没能参悟透么?亏你们神威了这么多年!”

    空渺道祖和魂主一阵语塞,半响没说出话来。

    阴雪歌则是笑道:“咱们再也不必提当年的老账,能走到今天,还能留在这儿,这就证明咱们都是有机缘、有气运的人。嗯,也不知道这一方天道,还要怎样讲究咱们呢。”

    空渺道祖丢下聚散真君,喜形于色的向阴雪歌点了允许:“可不是么?若是老道终究合道,道友,三千大路中,你可随意选择一门大路成就道主之位,老道是再也记不起往昔仇恨的。”

    魂主没吭声。他双眸寒光闪耀,仅仅盯着阴雪歌上上下下的审察。很显然,假如魂主合道了,他必定不会轻松放过阴雪歌。

    天道宝轮内,又是一道明光喷出,七个人的身体一僵。他们体内都有点点光辉涌了出来。

    第一轮辨别,但凡心性歪曲与天道相违的人,都被赶了出去。留下的,都是大体上和天道无违的人。

    包含魂主在内,哪怕他做了那么多在外人看来‘伤天害理’的工作,可是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给自己找一具**,为了给自己抢夺一线天机。他的全部行为,都是为了这一个意图而张狂尽力!

    除此之外。魂主竟然没有由于其他任何原因,哪怕冤杀过一只蝼蚁!

    所以天道确定魂主的行为很朴实,是一个天道控制下的生灵,为了自己的命运而挣扎斗争的,入情入理、契合天道伦常的工作!哪怕他的行为归于魔道,可是魔道,也是三千大路之中的一门大路!

    所以魂主也留了下来——在心境上,除了对一具完美的**有着执念。魂主并无其他的瑕疵。和其他被筛选的人屠光全国生灵、阉了全部男人之类的心灵缝隙比较,魂主的心境乃至算得上完美!

    可是这儿还剩余七个人。终究能胜出的,只要一人!

    当七个人的心境都通过了天道宝轮的判定,那么最公正,最直接,终究的选择办法便是——看看他们从前的所作所为,终究是否契合这个国际天道的良心!

    ‘嗡’的一声。大苦真人脑后有一尺二寸积德行善明光涌出,可见这些年来,他多少顺手做了点积德行善。

    华光闪耀,小袖处士脑后有一尺八寸积德行善明光涌出,看得出他怎样的也做了一些积德行善。

    ‘呼呼’声中。斩鳌梵衲不愧是佛门大能,他脑后有积德行善明光三丈六尺,凝成三重积德行善宝轮慢慢旋转。看得出来,哪怕他隐姓埋名、隐姓埋名这么多年,由于佛门的慈善之心,他仍旧积累了极多积德行善。

    “汝,可为三千大路之轮回之主!”天道宝轮中心处,一缕毫无爱情的声响幽幽响起,不容斩鳌梵衲反抗,他的**突兀的出现在天道宝轮上,随后他**破坏,神魂和**相同化为一道光,急速拥入了轮回大路中。

    灰茫茫的轮回之力翻滚,不多时在轮回大路上就有一枚略小的莲花宝轮凝集,换了一件光辉堂皇的帝王冕服的斩鳌梵衲带着一丝大彻大悟的神光,面带微笑的坐在了莲花宝轮上。

    “道友,我等着你!”斩鳌梵衲……不,是轮回道主笑着向天道宝轮前的几个人点了允许。

    大苦真人、小袖处士脸色惨变,他们心知肚明,他们尽管在修为和对大路的参悟上合格了,可是他们连证一方道主的资历都没哟!积德行善,积德行善,他们短少积德行善!

    什么是积德行善?你做的工作契合六合大路,你的所作所为保护了天道的工作,你的工作让天道感到愉悦了,六合天然给你降下的奖赏便是积德行善!

    天道居高临下,又不是凡俗间的官员,你为天道做出了奉献,他总不至于从全国丢几块金银宝物砸你脑袋上。那等孔方兄太俗,哪里配得上天道的身份?可是积德行善之力,便是天道对你的恩赐,在许多时分,积德行善之力比尘俗界的金银珠宝管用多了。

    比如说你想要证一道道主,没有满意的积德行善,你就做梦去吧!

    大苦真人、小袖处士忽然理解了这其间要害,他们刚要大吼作声,天道宝轮放出一缕金光对着他们的神魂一扫,将他们的这一段回忆抹除后,将他们的神魂送回了本体。

    随后是聚散真君,他的死后大片积德行善之光涌出,他的积德行善之光放出十丈方圆,很快就在他死后凝成了五重小小的积德行善宝轮。聚散真君笑了笑,不无满意的点了允许:“看来,躲藏人世,与人为善,果然有好报!”

    聚散真君的本体被天道抓来,他的神魂和本体崩解,裹着他的根源痕迹冲向了三千大路中的阴阳大路。不多时,和轮回道主相同装束,身上气味也相同深不行测的阴阳道主,冉冉出现在世人面前。

    道主妙境。天道不会,永久不灭!

    轮回道主和阴阳道主本来的实力比不上空渺道祖和魂主,可是证了道主之位后,他们的气味忽然变得和天道宝轮相同飘忽不定,乃至阴雪歌的神识都无法确定他们终究身处何方。

    空渺道祖和魂主的脸色都有点丑陋,现在的两位道主。一指头就能碾杀他们!这便是真实证道的人和没有证道之人的距离。乃至这个距离,比一般游仙和道尊之间的距离还要大,大到底子无法混为一谈的程度。

    “两位老友,一定要证道哦!”聚散真君不紧不慢的笑道:“若是连一方道主之位都无法证得,那就不要怪我等无情了。”

    轮回道主面无表情的看着空渺道祖和魂主,他脑后有六道轮回放出冲天光辉,不多时,六道轮回中,只要畜生道在他死后慢慢旋转。很显然。轮回道主清晰的表明了他的情绪——假如空渺道祖和魂主落到他手中,他们只能生生世世永为畜生,底子没有超逸的时机。

    空渺道祖和魂主深吸了一口气,魂主颇有点坐卧不安,而空渺道祖则是自傲的笑了。

    无量华光冲天而起,空渺道祖脑后有万里积德行善之光直冲天空,他积累的积德行善之力是如此雄厚,重重叠叠的积德行善宝轮在他死后慢慢旋转。放出宛如天籁的‘隆隆’巨响。

    还有无量的积德行善从空渺道祖神魂中涌出,他死后的积德行善宝轮越来越多。越来越凝炼,逐步变成了近乎于水晶雕成的原料,上面隐约有很多的天道符文在闪耀。

    魂主板滞的看着空渺道祖死后的积德行善宝轮,他声嘶力竭的咒骂了一句极端污秽下贱的贩子俚语。

    魂主死后,相同有积德行善之光涌出,他的积德行善之光乃至比斩鳌梵衲还要多出数倍。可是底子无法和空渺道祖比较。跟着积德行善之光涌出的,还有许多的业力魔光,他死后刚刚凝成了三道积德行善宝轮,就有上万重业力火轮凝集。

    “我……天道不公,我的所作所为仅仅为了有一具身体。为了寻求我的大路罢了!”魂主大声喝道:“你现已供认我的所作所为契合天道,为什么我还有这么多的业力缠身?”

    天道宝轮文风不动,没有一点点解说,接连三道金色雷光落下,打得魂主神魂差点破坏,随后他的这一段回忆被扼杀,被直接丢回了圣灵界。

    空渺道祖‘呵呵’大笑,他凛然笑道:“无知蠢货,就算你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寻求你心中的大路,可是你究竟杀了这么多人,做了这么多恶,你的业力不多,这些业力归谁去?”

    满意的笑了一声,空渺道祖昂起了头:“老道的所作所为,全部都是替天行道。哪怕是那些陨落于老道手中的道友,他们都有取死之道,老道都是替天行道!所以老道杀人很多,却仍旧有无量积德行善!你们,比得了么?”

    空渺道祖不屑的向轮回道主、阴阳道主扫了一眼,然后警觉的看向了阴雪歌。

    望着空渺道祖警觉而忌惮的目光,阴雪歌笑了笑,他死后相同有无量积德行善涌出,一重重积德行善宝轮不断在他死后凝集。站在空渺道祖身前,阴雪歌和他就好像两团太阳,喷射出无量无尽的紫金色光辉。

    渐渐地,阴雪歌身上涌出的华光盖过了空渺道祖身上的光辉,渐渐地,阴雪歌死后积德行善宝轮的数量和体积,也全面限制过了空渺道祖死后的积德行善宝轮。

    “空渺道友,我有让圣灵界回复完美的积德行善在身,你的门人弟子积德行善,很多年来为你积累的积德行善,怎能和我比较?”阴雪歌站在无量积德行善之光中,冷冽的看着呆若木鸡手足无措的空渺道祖:“归根到底,我比你更懂天道!”

    背起手,阴雪歌轻叹道:“在你们还在尽力揣摩天道,还在尽力证道的时分,我,本体鸿蒙国际树,我现已衍化了一方国际,我便是一方天道的化身。我比你们更懂天,更懂天意,更懂天道,更知道天道需求什么。所以,我只做了一件工作,就具有了无量量的天道积德行善!”

    “由于我现已是一方天道的化身,所以我心知肚明,圣灵界的天道宝轮,很可能不会忍受我证道!”

    “所以我把你们放了进来!我让圣灵界的天道亲眼看看,亲眼看看有资历证道的你们,都是一群什么人!哪怕具有很多积德行善的空渺道友你,你的心中仍旧有无量杂念!你只求居高临下,为了这些,你乃至能够丢掉全部。”

    “而我呢?我证道的仅有原因,仅仅想要保护我关怀的人和事!”

    空渺道祖紧握双拳,愤恨的吼怒:“难道你以为,你所谓的保护之心,就比我的道心更高?”

    “更无为,更自在,更公正!”阴雪歌俯视着空渺道祖,漠然道:“你们有私心,我也有。可是你们的私心只为自己,我的私心却是为了许多人。一念之差,空渺道祖,仅仅一念之差!”

    轻叹声中,阴雪歌被一股巨力招引,被纳入了天道宝轮的中心中。

    他的体内飘出了别的一个体积较小的天道宝轮,两个天道宝轮逐步交融……

    在圣灵界的天空,随便多了数以万计的星斗,然后这些星斗纷繁掉落,和圣灵界融为一体!

    圣灵界悄悄哆嗦着,给人一种一个新生儿正在挥动拳脚、颤动身体的感觉,本来仅仅泥沙土壤集合而成的圣灵界,忽然就有了一种血肉之躯、一种‘活生生’的感觉。

    全部圣灵界的生灵一起流出了眼泪,他们看着天空,一种史无前例的安靖、安全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是日,圣灵界天道有主。(未完待续……)

    ps:问个问题,咱们证道后,想要做什么呢?诶,诶,诶,诶,诶,诶,吃饭去!

    明日,明日再更新了!

    

先看到这(参加书签) | 参加书架 | 引荐本书 | 翻开书架 | 回来主页 | 回来册页 | 回来目页
相关引荐:墨染轮回道异星生物实验室五灵大陆之魔王降世我绑架了全球女妖精九窍劫重生绝品仙尊草庐冥婚仙妻鸿蒙史书别惹我,我有全能体系枉归途天契188bet centre

假如您喜爱,请把《三界血歌第三百五十四章 唯我道高》,便利今后阅览三界血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假如你对三界血歌有什么主张或许谈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